当前位置:独李网>科技>内容

专访腾讯COO任宇昕:全力以赴做好微视

来源:独李网 作者:未知 发表时间:2019-11-08 21:40:13 我要评论

记者|林腾卢克彦

任玉欣终于出现了。

一年前,腾讯宣布了自成立以来的第三次组织变革。新成立的pcg(平台和内容企业集团)有望拓展腾讯的内容领域。

在马云花藤的描述中,社交平台和数字内容是腾讯的两大核心业务,而保时捷中国的角色是理顺和打通社交和内容业务,最大限度地发挥腾讯的优势。

任玉新是pcg的负责人。在接管内容业务之前,他是腾讯最重要的业务ieg(互动娱乐集团)的掌舵人。虽然众所周知,但我极其神秘。

作为腾讯最重要的决策者之一,任雨欣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次数与他的声誉不成比例。除了一些必要的公开演讲,他很少发言。两年前,智虎说:“任玉新是什么样的人?”迄今为止,对提出的问题只有几个答案。

在中国的互动娱乐领域,这个有能力称之为风雨的人是什么样的人?他负责的pcg到底会去哪里?

2000年,任雨欣加入腾讯,担任网络技术开发团队负责人。2003年,腾讯的代理游戏业务黛安芬面临该项目的失败。当时,QQTang发展总监任玉新“面对危险”负责整个公司的游戏业务。

多年来,他几乎一直参与整个腾讯游戏的开发和运营过程。从免费棋牌和小型休闲游戏开始,他利用腾讯社交软件的巨大流量激活了qq游戏厅。

同时,他还推广了《英雄联盟》、《地下城与勇士》等多款游戏的成功代理商,并鼓励腾讯内部自主开发,将腾讯从“游戏行业无名之辈”变成世界第一。

2012年,腾讯进行了第二次组织重组。任玉新被任命为首席运营官,ieg和sng主管,一年后担任米格总裁。2017年,任玉欣接管了omg。

当时,任玉新已经掌管腾讯七大业务集团中的四大,覆盖除微信以外的主要业务。

930.转型期间,新成立的pcg合并了移动网络企业集团(mig)、社交网络企业集团(sng)和网络媒体企业集团(omg),拆分重组了社交平台、流量平台、数字内容和核心技术等强相关板块,整合了qq等社交平台、企鹅等流量平台、浏览器等内容服务,以及新闻信息、视频、动画、电影和微视等其他内容服务。

在相互娱乐和内容、流量和社交互动方面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外界都认为任雨欣拥有腾讯最好的面孔。

任玉新表示,他最初两次被被动地任命接管新业务,但这次他主动要求并参与了pcg的结构调整。

然而,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,pcg在内容生态的新探索中面临许多挑战:例如,内容分发算法被怀疑落后,短视频“微视觉”的重新注入平庸,内容领域出现竞争对手。这个新的商业集团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当它即将满一岁的时候,任雨欣罕见地出现了,并接受了包括界面记者在内的记者的独家采访。他解释了自己过去一年pcg调整的经验,比较了游戏产业和内容产业的差异,恢复了短片的成败,澄清了“微观视觉”的定位。

关于任雨欣(自我介绍)

任玉新:我1998年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华为当了一年半的工程师。2000年1月,我去腾讯当了三个月的程序员,然后才加入公司。三个月后,我慢慢开始做技术管理和后来的业务管理。最早的业务是电子游戏。

腾讯开始玩游戏的时候,我还在负责技术部门。当时,我在上海作为一名胜利的游戏代理人并不十分成功。公司问我是否愿意负责这个领域。我很小的时候喜欢玩游戏。当我有这个机会时,我感到非常有挑战性和兴趣去做这件事。经过十年的努力,我也相继接管了米格和奥姆格bg。

当接收米格和omg时,他们非常被动并得到通知。两家bg都面临一些挑战,如原bg负责人的变动、辞职或公司内部的变动。我对商业挑战负责。只有这次pcg的改变,和那两次相比,我会更多的参与,一起参与设计。现在大约80%的能量集中在pcg上。

关于pcg组织结构调整

记者:今年保时捷中国调整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?

任玉新:在过去的一年里,我感觉到保时捷中国发生了一些巨大的变化。

首先,pcg具有内容长的优势,包括视频、小说和漫画。过去,我们的优势在于内容冗长。作为一个长内容平台,我们也积累了很多非常好的中文原创ip。我们基于过去的优势开发了长期的内容平台和积累的知识产权,并在这一领域取得了巨大的增长。

其次,更大的变化在于几项调整:

1、最困难的事情是每个人的思维方法的统一。新保时捷中国成立后,其成员来自不同的bg和omg以前的内容。他们习惯于以自己对内容的理解切入业务发展。他们中的一些人来自sng,他们用社交方式做生意。有些来自mig,可能更重视工具和技术。

因此,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最困难的事情是,我们应该整合在一起拓展内容业务,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开展工作,用什么样的统一工作平台和工作工具,甚至用同样的工作语言来交流,还有很多习惯。这些实际上是非常基本的,但在整个集成中尤其重要。

2.做生意的方式已经大大调整了。过去,有媒体报道。腾讯强调,许多企业是封闭的,反应迅速。每个团队都有自己完整的功能。pcg成立后,我们着力打造两个媒体平台:内容媒体平台和技术媒体平台。让每一项业务与中国和台湾共同发展。

一方面,中国和台湾为前端服务提供支持;另一方面,前端开发也可以把许多能力和资源的积累带回中国和台湾,以便进一步沉淀。

3.保时捷中国成立之初,就建立了保时捷中国的高级管理合伙人制度。我认为这也是公司以前没有做过的一个系统。当时,当它成立的时候,基本上除了我,还有8个来自不同bg的副总裁,每个人都有很多想法。

老实说,公司对每个副总裁的要求基本上是为其所负责的业务做得最好,公司对每个副总裁的评估也是基于此。当新的bg成立时,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改变每个副总裁对工作职责和方向的想法。当时,它被提议成为变革和组织振兴方案的高级管理伙伴机制。包括我在内的八个副总裁在一起。

从那时起,公司对每一级人员的评价不是基于个人,而是基于如何管理团队。我们的责任和方向是,不是每个人都对自己的业务负责,而是管理团队对整体业务负责。相应的评估和激励也应进行调整,每个人都应分担pcg的责任。如果你做得好,分享利益,如果你做得不好,分享责任。

做完这些之后,我们在例会上进行了很多讨论。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副总裁以上的高管在会议上激烈争论是不常见的。会议委婉而克制。然而,尽管发生了争吵,但已经形成了共同利益、共同挑战和共同目标的气氛。

记者:保时捷中国是否在延续ieg的赛车文化?

任玉新:ieg没有很多赛马。我一直反对赛马。赛马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方法。

Ieg也有一些类似的项目,但从生态学的角度来看,这些项目仍有待解决。我不想过多地限制这个工作室做什么产品和工作室做什么产品。我必须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。如果有冲突,就有协调机制来解决冲突,所以这样做不是赛马,而是自由竞争的市场管理。

就pcg而言,首先会有几个不同的平台,如长视频平台、短视频平台、媒体新闻等。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发展战略。不同赛道和不同平台之间没有冲突机制,比如赛马,每个人都有自己明确的战略方向。与此同时,我们也鼓励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轨道上安顿下来,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做中间阶段。

平台中的许多技术不是由中央站自己制造的。许多技术模块在中心站,例如,长视频平台非常擅长制作某些技术领域。它在该领域构建模块,并在pcg中心站承担相应模块的构建。起初,我想把它用于腾讯视频、保时捷中国,甚至整个公司的其他bg产品。我做的东西存放在中国台湾。这是以一种共同建设的方式完成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明确战略,而不是孤立的。

pcg和ieg的管理模式应该说是从不同的路径开始的,最终方向的结构是相对相似的。每个都有自己独立的发展。它自己的独立成果在中国大陆和台湾开放、分享、沉淀,并可以被其他团队分享。一方工作的结果,另一方可以继续工作,继续工作的结果可以重新开放,其他团队可以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改进。

pcg和ieg都在推广这种工作方式。我们是一个开放和合作的工作文化。

记者:对保时捷中国高管有什么要求?

任玉欣:我认为最重要的要求是选择并进一步激发每个人的使命感。

基本上,作为一名高管,你的个人和财富回报相当不错,过去你取得了许多成就、赞扬和成就。如果你想通过一些非常强的奖金激励,你将有机会在未来进一步提升。事实上,成就感和奖励激励非常薄弱。更重要的是如何一起讨论未来,这样每个人都能看到有一个非常好的职业值得为之奋斗。用对未来的企业和使命的常识做事尤其重要。

这听起来有点空洞,但这是我内心非常深刻的感觉。当我第一次开始做ieg时,压力非常大。qq平台非常好。用户都在qq平台上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不能很好地玩游戏,也没有脸去看别人。如果你不能以如此好的优势做到这一点,你只能说你是无能和绝望的。Ieg的小伙伴也有同样的心态。从零开始,他们有强烈的进取心,必须做点什么。

前几天我告诉干部们,现在也是面对的最好机会。与过去的qq相比,我们的平台现在在社交领域可能有更强的优势。此外,内容、视频、小说、动画、音乐等的积累。在长期内容平台上基本上处于领先地位。

在知识产权积累方面,我们积累了中国最原始的知识产权。这些都是很大的优势,内容领域比任何其他公司都要好。然而,他们也面临巨大压力,无法逃避责任。而且,做内容不同于做其他业务,如果是做工具和生活服务让用户更好更方便地使用它们,内容会影响人们的精神世界,影响人们对世界的感知,并具有特别强烈的使命感。

记者:你认为腾讯和阿里的组织能力有什么不同?

任玉欣: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。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腾讯的组织特征,我认为它是一个具有很强自我修正和进化能力的组织。

我们并不总是在某个领域处于领先地位。在某些领域的某些阶段,我们可能会犯一些错误,做出一些决定,并产生一些偏差。然而,基本上有可能在以后的阶段迅速反思,调整和纠正以前的错误,而每次纠正以前的错误都会带来一个新的进化过程。

记者:办公室对保时捷中国有什么期望?

任玉新:社交和内容是我们的两大业务。未来,随着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,精神内容的消费潜力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。内容部门的上限非常高,是一个重要的长期业务部门。pcg定位的要求肯定是立足长远建设,长期扎根于内容产业,打造自己的特色,引领行业。这是一个长期目标。

我不认为我会以这种方式看待一个产品在短期内是否是第一个,是否做得特别好的问题。我们不会说什么产品必须突破,但最基本的思维、方法和工具应该升级。这些都是基于长期的,为内容领域的生根和长跑服务。

记者:保时捷中国的创新能力是什么?

任玉欣:这里有一个概念要和你分享。每个人都关心互联网行业,人们普遍认为创新就是新的应用程序是否被开发出来。事实上,我们都在互联网和内容行业。内容产业中的内容创新也非常重要。

例如,创建101个妇女剧团,在此之前,中国想不出一个非常成功的地方妇女剧团。没有这种事。创建101女团是目前中国第一个也是最成功的女团,这是一个巨大的创新突破。很难达到一般综艺节目的第三和第四阶段。经过第三和第四阶段,明天的儿子在内容制作模式上有了很大的改变。

我个人认为这件事有很多方面。模式和开发机制的创新并不意味着每年都会推出两款新应用。新应用创造了多少用户是创新。在社会和内容领域仍有一些新的创新,一些空间可能尚未被探索。许多产品仍在酝酿一些新产品。

论微观视觉

记者:以前,腾讯的音乐、阅读文章等产品都是腾讯的独立产品,发展很好。你能谈谈腾讯内容产品独立的逻辑和原因吗?以前,有传言说微视觉应该是独立的。微视觉有可能独立发展吗?

任玉新:微视觉不会独立发展。作为短视频领域非常重要的产品,微视将把它放入公司,尽力做好。

音乐和阅读文章的独立上市有几个原因:第一,市场机会,这恰好与市场上的好生意相结合。二是内容产业相对独立。例如,音乐领域有自己独特的规律,小说也是如此,这导致了与其他不太强大的大型平台紧密联系的需要。

今天,这个过程非常合理。很难说它将来是否会继续发展。有更大的整合可能性是非常必要的。会改变吗?现在它似乎至少开放了。

基于pcg对用户习惯的观察,我们决定开发一个独立的平台和应用程序,除了最初的内容平台之外,主要关注短视频。微视觉就是其中之一。对我们来说,进入短视频领域,掌握这个市场的产品是一个重要的步骤。然而,我们并不认为显微视觉是决定短视频场和pcg成败的重要策略。我们只需要从用户驱动的角度来制造这个产品。

关于短片

记者:你认为短视频竞争对手的迅速崛起和腾讯面临的挑战如何?

任玉新:关于竞争,我自己的观点甚至包括我以前在pcg干部会议上谈过文化。我的第一点是,它应该是用户驱动的,而不是竞争驱动的。

外界有很多解释,尤其是媒体更喜欢看到公司之间发生了什么样的战争,以及每个人是如何互相pk的。每个人都喜欢这种话题。在我看来,如果一个公司强大的竞争驱动力很差,当它遇到竞争时就会导致反应过度,许多战略和资源都会投入到面对竞争的领域。因此,许多资源将跟随他人并赶上他人,极大地消耗自己的资源并造成浪费。

Pcg希望用户驾驶而不是竞争。它总是取决于用户需要什么,市场趋势在哪里,以及它做什么。包括上面提到的短片,确实在这里投入了很多精力。

在接手pcg之前,我对显微视觉的发展有一些不同的看法,并在几个场合对显微视觉方法表示怀疑。接管后,我带着团队继续讨论。我仍然觉得必须输入短视频字段。微视觉产品仍然需要做。很明显,用户对内容的消费已经越来越多地转移到短视频上。从用户和市场的角度来看,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,不容忽视。

如果你做内容,你必须做短片。腾讯视频等内部平台开始制作短片,发展非常迅速。根据我们看到的数据,许多用户在腾讯新闻上观看了短片。最初的内容平台包含短视频,并将短视频的内容结构调整为其自身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记者:在短视频业务中,如何平衡腾讯自己的产品和快手之间的关系?

任玉新:我和快手苏华谈了很多。在我看来,没有特别的平衡。我们对短片的市场、机会和用户需求特别感兴趣。这条路很宽,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我们完全致力于此。我们与我们的合作伙伴迅速合作,互相学习,互相学习。没有太多的必要考虑平衡的问题。

记者:短片的未来趋势是什么?

任玉新:我认为短视频是内容消费的一个重要趋势。所有内容产品基本上都需要在这个方向引入短视频内容。此外,我将开发独立的短视频应用程序,如微视。我们相信短片现在需要4到5年的时间来开发,如果我们着眼于未来,仍然有很多开发的可能性。

例如,现在ugc的短片少了,但是看照片就完全不同了。在早期,用户很少拍照。后来,随着手机拍照功能的普及,用户的ugc照片非常丰富。现在朋友圈已经满了,未来的短片也是如此。由于拍摄工具和制作规则相对不那么容易使用和完善,未来随着工具的不断完善,包括人工智能的引入和技术升级,ugc的质量、创意和内容将会大大丰富。

许多最受欢迎的内容在质量上仍然与youtube有很大不同。一般来说,短视频是四五年后的初始运行阶段,在未来仍有很大的进化和发展的可能性。我们应该学习方法论,更多地关注未来发展的可能性,以及如何在长跑过程中赶上甚至领先于行业。

澳门新濠天地 广东11选5投注 内蒙古十一选五投注 pk拾赛车

上一篇: 盗拓南朝石刻教师道歉,石刻污渍已被清洗干净 下一篇: 兰德酷路泽LC79 Namib官图,如果引入国内,猛禽还是唯

相关推荐